返鄉青農陳弘儒 積極推廣友善栽種茶葉

東台有線

發布日期:2018年4月19日

 
星樂傳播台東新聞

發佈日期:2017年2月23日

 
星樂傳播台東新聞

發佈日期:2016年9月10日

 

 
頂著陽光,揹著竹簍,賴麗霞連喝水的時間也沒有,不過她說,因為自家的茶葉是有機的,所以不用帶水,茶葉採了就可以直接食用解渴。
賴麗霞來自南京,嫁到台灣已經過了23年。她原本從事服裝設計,原先已有穩定的工作,但她後來選擇嫁到台灣,與先生一起經營茶行。
與原本的工作相比,茶園的作業比較累,但是她還是樂在其中。她說,茶園裡的風景真的很棒,本來想拿起畫筆來畫畫的,現在只能卻只能拿著鐮刀埋首整理茶園。
茶行的工作雖然辛苦,但她從來不會對在大陸的家人訴苦,因為她在台灣的家人也給了她不少陪伴和安慰。
她原本對於製茶的技術一知半解,但是在先生的指導下,她熟悉了茶葉的相關知識,從烘培到分裝都是一手包辦。賴麗霞對茶葉品質相當堅持,這也讓他們家的茶行屢屢獲獎。
現在,她除了陪兒子賣茶,也會利用大陸的家人幫忙把產品行銷出去,讓家鄉的朋友也能品嘗台灣最美茶香。

TVBS 台灣是我家 家人就是回甘好茶188

播出時間: 2016/4/12
 

 

 

【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05 日訊】

務農也會出頭天,台東卑南的新一代茶農陳弘儒,從北部返鄉種茶不到6年,今年就一舉奪下台東特色茶分級評鑑的2面金牌與5面銀牌,產品不只行銷到台灣各地,國外也不少訂單,他是怎麼辦到的呢?帶您來了解。 湛藍的天飄著幾朵白雲,茶農頂著太陽,吹著秋天的微風,蜜蜂也來湊一腳,景緻美的像一幅畫,這是台東卑南鄉中央山脈1200公尺上的茶園。 茶農 陳肇誠:「這個茶區有它的特殊性,就是時常會起雲霧多濕,會形成地形雨,雖然我這裏沒有灌溉的設施,但是茶葉一整年生長的很好,早晚溫度溫差很大,溼度又夠,對茶葉品質相對提高的。」

陳弘儒六年前從台北返鄉,跟著爸爸一起種茶,共同經營六甲地的紅烏龍茶,原本只想專攻輕鬆的行銷就好了,沒想到一遇到消費者就被問倒,只好從基本功開始學起。 民眾 林先生:「(喝起來感覺怎麼樣),茶香味濃。」 茶農第二代 陳弘儒:「他問你這茶大部份怎麼製作?或是說你家的茶跟人家有什麼不一樣?越接觸到越多消費者的問題,你就越會去想要了解說,是究竟有什麼樣的不同,消費者喜歡什麼樣的茶,我們就去製作不同發酵程度跟烘焙,所以說一方面可以跟消費者做一些交流,一方面精進茶葉知識跟進步。」 專心投入一條龍的茶世界,今年就奪得台東特色茶評鑑「紅烏龍組」二面金牌與五面銀牌,不只行銷台灣,還打入國際市場。 茶農第二代 陳弘儒:「我從他(父親)身上學到這一點,在茶園管理部份,他堅持人工砍草,堅持怎麼樣,對茶葉品質的要求都非常堅持,我覺得他這一點非常好。」 享受台東的慢步調,陳弘儒覺得返鄉最大的好處,就是可以自己掌控時間,全心投入茶的事業。

2015 年 10 月 05  廖儷芬報導

 

2015天下雜誌

五十六歲的東傑茶園老闆娘賴麗霞,拿著大大的斗笠,走在六十五歲的老公陳肇誠身後,巡視這片台東最大的茶園。二十三年前,來自中國的南京姑娘賴麗霞嫁到台灣,成為台灣三十三萬陸籍配偶之1。賴麗霞從南京藝術學院服裝設計系畢業。優秀的她,二十多年前就在南京第一家外資服裝公司工作,當時就領一個月兩千人民幣的「高薪」。台北工專畢業的陳肇誠,老家在台東經營茶園,他是第三代。妻子過世,留下一雙兒女給他。賴麗霞嫁到台灣陳家,原本夢想過著在茶園畫畫的愜意生活。沒想到,在南京坐轎車跑客戶的生活,到台灣反變成開貨車賣茶的「茶農」。日子其實苦。跑生意時,對方常ㄧ句,「大陸妹賣台灣茶喔。」她只能堆滿笑臉,把苦往肚裡吞。 如今賴麗霞和老公打造出台東最大的有機茶園,茶還外銷中國。大兒子也逐漸接手台東店面,開啟新一代的經營,她總算苦盡甘來。

賴麗霞回首生命歷程,就像先生常泡的好茶,喝下一口,喉頭回甘。 甘甜的源頭,是充滿茶香的家。「現在,我回到南京,會有點不自在,」她說。原來,家是在台東,不是南京。以下為採訪摘要: 二十多年前,我住在南京市,在當地第一家南京和日企合資的服裝公司工作,生活小康,從沒有想過會嫁到台灣。 一九九一年,我到台灣探親,親友送我一堆禮品,行李很重。回程,要過深圳羅湖關,我老公當時只有一個小包包,我請他幫忙提行李。我後來很不好意思,那一關卡接著一關卡,差不多有一公里長,才出得了關。他任勞任怨幫我提。本來,他從香港就要轉機,結果為了我,就跟我一起出羅湖關。他也沒跟我講,是他的朋友後來才告訴我。 我第二年又來台灣,兩人慢慢寫信,一步一步熟悉。有一天他跟我說,如果願意一起走以後的路,就帶我回老家台東一趟。他介紹一對兒女、帶我看他的茶園。他的女兒喊我「媽媽」 後來回南京打電話到他家,電話裡,當時他上國二的女兒就喊我「媽媽」。我當時心裡酸酸的,好感動。我看到茶園,空氣很好,我原本還想著來這邊可以畫畫、唱山歌。嫁來台東第一年,我還帶了畫筆、畫夾,都不知道放到哪兒去了。現實生活,沒有畫畫的時間。

早晨跟老公去茶園,我完全不懂農業,但看老公那麼辛苦,就想慢慢學著做農。週末,女兒和兒子也都上山拔草。我們都全家一起上山,帶著便當坐在茶園邊一起吃,我雖然身體會累,但心不會累。 我印象很深刻,有一次我們一家四個人去梅園打梅子,採梅子去賣,那時候我還懷孕。家裡當時經濟不是太好,記得後來四個人打下的梅子,到工廠賣了四千多塊。然後,我們一家就去吃米苔目切小菜,覺得很滿足。

後來我生了一個兒子,孩子小,我比較少上山,就帶小兒子,開著貨車,像查戶口一樣,一家家上門泡茶請人家喝。先從台東,後來往花蓮跑,慢慢累積客戶。有時候,人家看到我,就指著我說,「大陸妹喔,」以為我嫁給老榮民。我聽見,就笑一笑。 我老公很安靜,不愛講話,心很老實。

有時候我跟老公講,今天賣茶一斤賣比較貴,想說他一定很高興,但他把我罵一頓,「這個茶是大家喝的。」碰到老人想喝我們的茶又買不起,我賣便宜一點給他。回來跟我老公講,他會說,「對,讓他喝我們的茶,送他也沒關係。」 後來到大陸做生意,大陸畢竟我比較熟,我告訴老公,先把錢收回來再出貨。但他堅持,「人家還沒拿到茶,怎麼能給你錢?」 他很固執,又很善良,認為全天下人都是好人。所以後來就沒有先收錢。 他從來沒罵過我,那次他罵了我。結果,那筆錢真的要不到。我覺得你是農民,很辛苦自己種茶,賣給人家,卻連本都拿不回來。

我和老公起口角,我女兒幫我。嫁來台灣,我跟她爸爸生氣,我女兒一定站在我這邊,幫我說話。 我女兒工作第一年,那時候數位相機很少,我去加拿大玩,她把剛買的數位相機給我,結果剛到加拿大,就被我摔壞了。女兒卻說,「媽,這是好事,說不定妳有一個大災難,正好摔掉,災難就過了。」

我從來沒和她說過,我很謝謝她,因為她在我身邊。 我經常跟我兒子和女兒說,一個家如果齊心,黃土能變成金,如果心不齊,再多的金山也被挖空。我現在回南京,已經不適應了。南京雖然經濟各方面都很好,但台東這裡,才是真正的家。因為這裡有我先生、兒女,還有我們的事業。我喝一口茶,就會想到我老公的辛苦,也會感覺到兩個孩子的體貼。我跟我大兒子出去,人家會講,「你阿姨?」我兒子都會說,「是我媽!」 這句話雖然是很簡單,但我聽起來真貼心。我們家(哽咽)……就是一個整體,很團結。

資料來源: 天下雜誌 566期

 

 

台東埤南采風 拍攝 

發佈日期:2011年6月30日

東傑茶園是台灣在南京成立第一家專賣台灣茶的店,茶園主人陳肇誠的夫人是位美麗的南京姑娘,小板主去拜訪這位嫁來台東的南京媳婦賴麗霞時,她也告訴小板主她與先生結識的故事18年前在桃園機場。由於來探親的賴麗霞行李太多,請同機但不認識的陳肇誠幫忙拿行李兩人因此互留電話,由於陳肇誠當時常到大陸做生意,所以有機會進一步的交往最後就互許終生。

賴麗霞嫁來台東時,每日都得早起與先生到海拔一千多公尺的茶園工作,剛開始工作時淚都往肚裡吞,但她一點怨言也沒有,她告訴小板主:她對小孩比較感到抱歉 因為別人家的小孩在放暑假的期間都可以出去玩,但是在他們家的小孩卻要每天早起 跟著爸媽一起上山到茶園工作,由於先生常常要到大陸,有的時候肥料要送到茶園去還得叫兒子一起幫忙搬肥料 、下肥料,母子倆就在茶園裡施肥、拔草,做田間管理的工作。悄悄地已過了十幾年的歲月,終於苦盡甘來。所有的付出總算看到了成果,陳肇誠與賴麗霞兩夫妻榮獲 2010年第八屆國際名茶評比金牌殊榮,他們卻依舊行事低調,也不會大肆宣傳,真令人感到農民最純樸可愛的一面。

 

 

位於台東縣卑南鄉的東傑茶園是台灣第一個在南京設櫃的茶行~ 除成功將台灣茶打入大陸外,在台更是獲奬無數!

 

自然。

萬物平等,友善土地

採自然耕種,用心善待大自然的一草一木

分享此頁: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